主页 > 向上专题 >不能大男子主义 >

不能大男子主义


2020-06-01 12:44:51


不能大男子主义。曾经以为只要用心经营,只管付出,必定能得到理所当然的收获。也许、也许我本就不属于这个城市。我们也曾勾勒过美好的未来。

我深刻反省过,我觉得我不刻苦,只想享受生活,懒得去学习。也许是父亲看到了我的眼神,便说;‘儿子,饿了吧,你看菜叶冷了,你等等我去热。这血浓于水、骨肉相连的爱,给了我无穷的力量!

不能大男子主义

不能大男子主义。素白色光晕里那叶的轮廓,在清风里左摇右摆,悠闲地唱着小情歌。我从来不问,他说我便听,说的多了,他就恼了,恼我从不关心他这些事。我诚恳地说:老太太,您还是很幸福的:儿孙满堂,星辰高寿。

身边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人,就会让自己越来越任性。早上起来,阳光灿烂,歌声嘹亮。遥望夜色如水,独自静守半窗明月,不知今夕何夕?

不能大男子主义

不能大男子主义。一本旧书,默默研读,用心揣摩感悟,在墨香里沉醉出一朵微笑,绚烂了时光,绚烂了流年。早醒了,我没有马上起床,还是企图再进入梦乡,然而,几乎从来没有如愿以偿。言匪眼眶一红,可怜兮兮的望向他。

结婚后,敏和夫君一起苦心经营了一个汽修厂。但即使我访遍全城,也不能找到记忆中老人的住所,不能寻觅到老人的身影了。因为现在我会考虑,某件事我这样做值不值,那样做对不对,会造成什么后果。

不能大男子主义

不能大男子主义。时间一晃过得真快一月,我们彼此那样亲切熟悉,约定见面。上初中的时候,我从没回家吃过午饭,我多希望你能给我炒个菜,可是你天天都很忙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总和其他同学不一样,他们玩的时候,我要在家里洗衣服,哪里都去不了,还要带着弟弟,不让他乱跑。我跟妻弟商量,带岳母去大医院看看,我们还是希望她能够彻底好起来。第二天,二儿子就质问叶老了:你让我们管你,你一辈子给我们做了些啥,你没有管我们,我们为啥要管你?

一直到现在,他不但没有把钱还给我,中间还又借过一次钱,说是需要还信用卡。斑斓的夜景,皎洁的流光,终究抵不过,那一抹流转在眼底的寂寞,仿佛绚烂烟火,灼烧了整片天空。既而埋下了我在这场婚姻里注定是弱者,得不到的该有的尊重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